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看书屋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22章 621明主

第622章 621明主

程嬷嬷长舒了一口气,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害怕皇后恼起来伤到端木四姑娘,还是皇后自己被伤了。

皇后走了,她带来的那些内侍宫女自然也就跟着她都离开了。

其他来看“热闹”的人也都默默地散开,周围一下子变得空旷起来。

涵星熟练地操控着纸鸢的线轴,把空中那只足足有一人长的凤凰纸鸢放得更高了。

“绯表妹,你看本宫的纸鸢比你那只孔雀飞得高了!”

“绯表妹,你小心点,别太靠过来了!”

“万一它们俩缠在一起,那可就要丢下我们私奔了!”

涵星仰首看着高空中的两只纸鸢,俏丽的小脸上容光焕发。

端木绯有些手忙脚乱,越是想把那只孔雀纸鸢往另一个方向拉,那只孔雀纸鸢就越是往涵星那边靠,急得涵星“哇哇”大叫……

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的一个小内侍连忙凑了上去,殷勤地请示道:“四姑娘,要不要小人来……”

小内侍的话还没说完,端木绯赶紧把手里的线轴塞到他手里,就像是扔掉一个烫手山芋似的。

小内侍手脚十分利索,一时收线,一时拉拉线,一时又放线,没一会儿,就把两只纸鸢之间的距离拉开到了两丈远。

“四姑娘,好了。”随后,小内侍就又把线轴还给了端木绯,不时地出声指点她到底该怎么操控纸鸢。

两个小姑娘没心没肺地继续放她们的纸鸢,笑容明媚,笑声清越,似乎早就把皇后抛之脑后了。

“……”程嬷嬷一脸复杂地看着这两个小主子,心里真不知道是不是该感慨她们傻人有傻福,还是赞叹她们心够大。

程嬷嬷清清嗓子,上前了几步,对着两个小姑娘行了礼。

“程嬷嬷,你怎么来了?”涵星一边放纸鸢,一边还有心思理会程嬷嬷。

“殿下,”程嬷嬷就如实把端木贵妃的嘱咐说了,“贵妃娘娘让奴婢来告诉殿下,今天长庆长公主殿下进了宫,殿下,你和端木四姑娘最好避着点……”

涵星的目光还是没从她的凤凰纸鸢上移开,还在兴致勃勃地把纸鸢继续往更高的方向放,随意地抬手指了个方向,道:“本宫刚刚看到长庆皇姑母了,不过她没过来。”

程嬷嬷顺着涵星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心放下了,笑道:“四公主殿下,您和端木四姑娘玩累了就早些回去,一会儿大皇子殿下会回钟粹宫用晚膳的。”

“知道了知道了。”涵星乐呵呵地应了。

说着,涵星朝端木绯那边看去,又道:“绯表妹,你干脆陪本宫在宫里多住几天,然后本宫再随你回外祖父家住,怎么样?”

涵星目露异彩,有些乐不思蜀了:宫外比宫里少了规矩与门禁,真的要自由多了。唔,反正母妃也没催她回宫,她就当作母妃默认她回外祖父家住好了。

“哦。”端木绯还在全神贯注地与她的纸鸢奋斗着,顺口就应下了。

涵星心里怀疑自家表妹其实根本就没听清自己在说什么,捂着嘴窃笑不已。

端木贵妃想得好好的,也让御膳房那边准备了儿子最爱的菜式,可是大皇子终究还是没能回来,黄昏时,他派人来传讯说要留在皇帝那里侍疾,不回去了。

不止是这一天,接下来的几天,慕佑显也都留在了养心殿里足不出户,端木贵妃也只能不时地派钟粹宫的宫女去养心殿送些吃食。

涵星在宫里住了三天后,告别了端木贵妃,又乐呵呵地带着端木绯一起出宫了。

端木绯在宫里陪住了三天,新鲜劲儿早就过去了,她难得不用人催,就起了个大早,辰时过半,朱轮车就载着表姐妹俩从宫门离开了。

时候尚早,京城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

车厢里,端木绯懒洋洋地捂嘴打起哈欠来,神情慵懒,好似没有睡饱。

相比下,涵星却是精神奕奕,就像那逃出笼子的小鸟般,两眼放光。

“绯表妹,大皇兄回来了,我们过几天叫上他去打马球吧,”涵星拉了拉端木绯的袖子,兴致勃勃地提议道,“对了,还有肖天!攸表哥好像跟本宫提起过他住在哪家客栈来着……叫什么……云什么客栈来着!”

瞧着涵星苦苦思索的样子,端木绯笑着道:“使人去问问攸表哥不就行了。”

涵星正在心头上,说风就是雨,立刻对马夫道:“我们去户部衙门!”李廷攸在户部当差。

于是,朱轮车才驶出一条街就半途调了头,朝着户部衙门那边去了。

涵星越说越起劲,“还差三个人,本宫再想想。”

涵星以指尖沾了沾茶水,在马车中间的小桌子上写了好几个名字,对着端木绯说着每个人的优缺点,比如路将军府的路二姑娘善守不善攻,比如永昌伯府的五公子骑术好,尤擅突袭;比如清平县主特别擅长传球……

表姐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地分析了一路,等马车抵达祥云巷时,涵星已经定下了好几个。

“得尽快把大家都聚在一起,好好练习一下怎么配合。”涵星的眸子亮晶晶的,挥着小拳头信誓旦旦道,“哼,那个慕芷琴总说我们是靠炎表哥才会赢的,这一次,本宫一定要让她知道就算没有炎表哥,我们也可以把她的马球队打得落花流水。”

提到封炎,端木绯手里的茶杯微微一抖,杯中的茶水也随之晃荡了一下。

她的眼神有些恍惚,挑来车厢的窗帘一角,往外面的碧空眺望着。

算算时间,封炎他应该也快到南境了吧。

封炎带着那三千精锐餐风露宿,马不停蹄地一路南下,跨越数州,此刻已经进入滇州境内。

距离封炎去年二月到南境已经足足有一年八个月了。

彼时,滇州以及一半黔州都沦陷在南怀手中,南境可说是人人自危,满目苍夷。

这一次来,黔州大不一样了!

虽然不少城池上还是留有战火摧残的痕迹,却不再戒备森严,死气沉沉,就像是那生命力旺盛的野草在废墟中又开始发芽,茁壮生长。

上一次来,封炎是低调出行,不得不避人耳目;而这一次,他却是光明正大地领兵来到了滇州都昌城外。

阎兆林早就得了公文,又派了人出城二十里前去接应封炎一行人,因此他提前就知道了封炎抵达的准确时间,早早就带兵候在了都昌城外。

“公子,这边请。”

阎兆林亲自把封炎一行人领进了城。

三千精锐在城外扎营,封炎只带了十几个亲兵亲信进城。

十月下旬,都昌城里的气温还是温暖如初夏,城里的百姓来来往往,平静自如,看来与这一路的其他城池没什么差异,安宁闲适得不像一个处于前方战场的城镇。

这城中的百姓不认识封炎,却认识阎兆林,一个个都驻足打量着他们。

阎兆林很快领着封炎进了守备府,一直来到了正厅中。

封炎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下了,身着盔甲的阎兆林取下头盔,郑重地对着封炎单膝下跪,行了大礼。

“公子!”

这不是阎兆林第一次唤封炎公子,却是最为激动的一次,两个字中带着万般的感慨、唏嘘与喜悦。

阎兆林的眼眸炯炯发亮,带着一种灼灼的热度,“末将总算不负所托。”

“阎总兵,坐下说话吧。”封炎笑道。

这一路他快马加鞭,风尘仆仆,却还是精神奕奕,一双凤眼明亮有神,恍若那天际的启明星。

阎兆林站起身来,在下首的一把红漆木圈椅上坐下了,把头盔暂时放到旁边的方几上,就开始禀起正事:“公子,按照你的意思,昌旭城暂时还在南怀手里。”

自打八月初决心改变计划后,封炎就飞鸽传书到了南境,让阎兆林暂留着南境三城。

封炎嘴角一勾,凤眸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问道:“昌旭城那边怎么样?”

阎兆林对于南境的情况了如指掌,立刻就回道:“这几年,昌旭城一直在梁思丞的管辖下,城中的百姓都还算安稳。”

阎兆林说着起身,伸手做请状。

他领着封炎来到西墙前,墙面上挂着一幅南境的舆图,上面以小旗子做了不少记号。

阎兆林抬手指向了舆图上位于黔州与滇州边界处的昌旭城,接着道:“末将已经把昌旭城周边的大部分城池都拿下了,只留下西北方相隔一河的右贡城和后方的临苍城。”

他们就是要把昌旭城变成一座海上的孤岛,但又故意留下了右贡城为缺口,给南怀人“看到”一线希望,让对方觉得这场战役他们还有可能再反攻。

目的当然是为了牵制住南怀的兵力。

“很好。”封炎微微点头,眯眼凝视着墙上的舆图,“南怀现下在南境还有多少兵力和粮草?”

“根据斥候探查,三城兵力约莫十万,不过这其中还有不少老弱病残,真正能一战的顶多八万大军。”

“他们粮草应该还能维持一个月,南怀的补给路线是从沿着大黎河往滇州走……如果我们能包围临苍城,就能从这里切断他们的粮草补给路线。”

“公子请看这里……”

阎兆林的手指在舆图上指指点点,细细地跟封炎禀报着南境的军情。

好一会儿,厅堂里都只能下他一个人的声音以及厅外带着凌厉杀气的风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高大劲瘦的小将来到了厅外,跨过门槛后,对着阎兆林禀道:“阎总兵,大营那边已经待命。”

阎兆林对着小将微微颔首,然后以询问的眼神看向了封炎,“公子?”

“走吧。”封炎气定神闲地给了两个字,率先从厅堂里走了出去。

阎兆林大步流星地跟上,一手跨在身侧的刀鞘上,步履间虎虎生风,浑身散发着一种凌烈的气势。

他们等这一日已经很久很久了!

都昌城的军营位于西郊,一眼望去都是一派连绵的青灰色军帐,与那天际的云层连成一片。

此刻军营中弥漫着一种凝重的气氛。

数以万计的将士聚集在军营中央的空地中,肃然而立,一个个或是手持长枪,或是腰挎长刀,那锋利的枪尖、刀刃上闪着点点寒光,一身身铜盔铁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地望着同一个方向,望着那个与阎兆林并排而来的玄衣少年。

阳光下,少年俊美如画,那双璀璨的凤眸仿佛缀满星子的夜空般明亮。

众将士的神色复杂,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封炎,心里隐约猜到了这个少年的身份。

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封炎还是那般从容,神色慵懒,闲庭信步,仿佛他面对的不是数以万计的将士,而是在园子里闲逛般。

很快,封炎和阎兆林就走到了众将士前方的高台上。

封炎长身鹤立,含笑俯视着台下黑压压的队列,朗声宣布道:“即日起,由我接管南境军!”

简单的一句话令得下方众将士的神色更复杂,三日前,阎总兵已经告知了众将士,他们的新主就要来南境。

封炎的这句话等于就是肯定了众将士心中的猜测,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崇明帝的遗腹子!

一时间,下方的众将士神色更复杂,有的激动,有的忐忑,有的心生质疑,有的茅塞顿开。

比如几个曾见过崇明帝的中年将士,以前他们只觉得封炎长得像安平长公主,此刻才明白封炎真正像的是崇明帝。

比如几个去岁二月曾在思楠城见过封炎的火铳营将士,脸上露出几分恍然大悟:难怪阎总兵当时对他如此恭敬,几乎是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还有一部分人心生一丝忐忑与怀疑:这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会是他们追求的明主吗?!

下方一片鸦雀无声,气氛变得更为怪异。

“封大元帅,”一个二十来岁的方脸小将忽然扯着嗓门叫了起来,“您要怎么接管南境军?”他的语气中难掩戾气。

阎兆林微微蹙眉,眸色沉了沉。

他们本该在九月初九起事,却因为北境的战事临时取消了,当时就有一些将士提出质疑。

“不知封大元帅敢不敢上战场?!”

另一个三十来岁的短须将士紧接着也发出质疑,神色愤愤。

为了九月初九,他们准备了那么久,只等着让封炎顺理成章地登基为帝,可是他却在最紧要的关头退步了!

这崇明帝的儿子还是提不起事,没有担当,又怎么会是明主……恐怕不过是第二个隆治帝罢了!

封炎看着说话的这两人,唇角微微地翘了起来,含笑不语,那双漂亮的凤眸眼神明亮锐利,如那出匣之剑般凌厉。

下方火铳营的几个将士看着这一幕,神色变得极为微妙,脑海中不由再次浮现去岁二月在思楠城的一幕幕,有人暗暗脸红,有人同情地看着那两人一眼,想当初他们也曾怀疑过封炎的实力,可结果呢?!

几个火铳营的将士不自然地垂下了头,至今还觉得脸颊有些生疼。

“上战场?!”那方脸小将嘲讽地又道,“说不定是个胆小鬼,不然,为什么做事婆婆妈妈的?!”

“说得是!”

“反反复复,优柔寡断,何以服众!”

“……”

下方又有五六人跟着起哄,发出一片嘘声。

周围也有些人心有同感地微微点头,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人群中骚动了起来。

封炎当然听明白他们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唇角翘得更高了。

而阎兆林的眉头则皱得更紧了,他上前了一半步,想说什么,却被封炎抬手阻止了。

阎兆林立刻就退了回去,交由封炎自己来处理。

别人不了解封炎,但阎兆林跟随封炎几年,亲眼看着封炎一步步地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于封炎的本事,他自然是信服的。

封炎负手而立,气定神闲地看着下方神情激愤的几人,道:“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问各位一个问题,你们觉得盛世该如何?”

那个方脸小将狐疑地与身旁的短须将士互看了一眼,那方脸小将拔高嗓门答道:“自然是国富民强。”

封炎其实也不在意他的回答,接着道:“那如今的大盛又是如何,可是盛世?”

“晋州山匪为祸,冀州官商勾结,皖州连年灾害……大盛每年国库税银约两百万两,自从闽州开放海禁,每年又多了两百万两海税。今上在位十八年,现在国库几近于无,朝堂上下都等着一季的税银维持一季的开销,连救灾都拨不出足够的银子,如今的大盛已是千疮百孔,这还是盛世吗?!”

“这几年从南境到北境连年战乱,总共死了十万青壮年,大盛人口锐减了三百万,全国登记在册的兵员只剩下不到六十万,大盛已经岌岌可危……”

“如今北境已经沦陷了大半,一旦北燕大军突破了北境最后一道关口,就会势如破竹地直入中原。”

“内忧外患之下,大盛恐怕就会分崩离析!”

随着他的一句句,周围的那些将士鸦雀无声,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连周围的气温都似乎下降了不少。

封炎的眼眸越来越明亮,神态坚定地说道:“对我来说,大盛更重要!”

除奸佞,归正统重要,但是大盛更重要。

风一吹,封炎的衣袍被吹得鼓起,袍裾随风飞起,猎猎作响,让他整个人看来多了几分杀伐果决的锐气。

下方的一众将士们皆是一片肃静。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只知道打仗,其实对封炎说的这些并没有了解的这么清楚。

但是,他们能够顺着想象一旦北燕破境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无论北燕人,还是南怀人,这些个外族蛮子都一样,他们对于中原的大好河山觊觎已久,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他们身处南境战场亲眼看着滇州和黔州的百姓在南怀人的铁蹄下,家破人亡,尸横遍野,血流漂杵,比如黔州的巴安城,南怀破城后,屠城七日,直接把巴安城上下十几万的军民全数变成他们的刀下亡魂,巴安城就这么变成了一个死城。

所以——

封炎他临时放弃逼宫,是因为不愿让北燕有可趁之机?

这可能吗,这可是皇位啊!!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皇位争破了头,不惜杀父杀母杀兄杀妻杀子……就是为了登上那个至高之位,封炎竟然舍得放下那近在手边的皇位?!

方才还愤愤的一些将士开始冷静下来,看着封炎的目光也变得更为复杂,带着打量、探究、沉思、惊疑……以及敬重。

但也有些人仍旧对封炎所言怀有质疑,比如那方脸小将,比如三十来岁的短须将士……

“封大元帅,那您可曾想过只要皇上在位一日,大盛就不会好,只会日薄西山吗?!”那方脸小将皱眉望着高台上的封炎,不服气地质问道,“封大元帅,您如此畏首畏尾,瞻前顾后,把一番大好局面毁于一旦,难道不也是视大盛于无物吗!!”

他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坚定,说得周围一些将士又意有所动。

封炎面不改色,彷如泰山般稳稳地负手站在那里,淡然一笑,朗声道:

“所以,我来了!”

五个字简简单单,自信果决。

少年傲然而立,神色间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恣意,张狂中又带着一种雷霆万钧般无坚不摧的气势。

下方的众将士像是被夺走了声音似的,一片寂静。

封炎神色泰然地环视了台下众将一圈,胸有成竹地继续道:“大盛之忧在于内忧外患,我这次到南境,就是为了彻底去掉南怀这个外患。”

他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个宣言,更是用另一种方式回答了方脸小将之前“敢不敢上战场”的质疑——

他当然敢上战场,他非但敢,还要拿下南怀!

封炎所言超乎所有人的意料,众将士惊了,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脑子里混乱如麻,嗡嗡作响。

周围更静了,连风都停止了,时间似乎静止一般。

南境这一战已经持续了三年多了!

这三年来,他们都在奋力抵抗南怀……不,不止这些日子,近百年来,南怀都对大盛虎视耽耽,觊觎在侧,大盛一直处于抵抗防守的状态,南怀能有几年不来犯,对于边境的将士和百姓而言,已是很幸运了。

他们本来也就想着,这一次狠狠地挫了南怀的锐气,想必可以让南境能保几年的太平。

没想到封炎竟然有此雄心,有此决心,打算彻底消除南怀这个祸患!!!

下方的众将士神色更为复杂,有的人心跳砰砰加快,有的人目露异彩,有的人与身旁的同袍面面相觑,甚至有人忍不住暗暗地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封炎对于下方的骚动浑不在意,还在往下说:“大盛如今南北两地受战乱所苦,以致无力安内。若是大盛没了南境之险,朝廷之后自然就能分出人钱物去平定内乱,整顿地方,休养生息……”

封炎的一字字、一句句就像是重锤般敲击在众将士心口上,明明他的声音也不算特别响亮,却传遍了广场的每一个角落,大部分将士都露出向往之色。

对于这些将士而言,他们厮杀战场、以命相搏是为保家卫国,他们最期盼的就是和平与安宁。

封炎,他才是真命天子!

一簇簇火苗在他们眸中点燃,周围的气氛越来越热烈。

方脸小将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见他们似乎都被封炎的三言两语说动了,心中愈发不平,只觉得封炎真是大言不惭。

“封大元帅,你真是异想天开!!”方脸小将扯着嗓门又道。

封炎也不过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一个只知道享乐玩耍、锦衣玉食的贵公子。

战争是性命与鲜血为代价,这种纸上谈兵的公子哥真的懂为何战争吗?!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akshuwu.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爱看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爱看书屋

猜你喜欢: 重生嫡女有空间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首辅家的小娇娘福晋有喜:爷,求不约拈花一笑不负卿清妾我家娘子已黑化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画满田园一世倾城悍妻当家:相公,快耕田!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寒剑栖桃花金枝夙孽炮灰大作战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农门锦绣神医凰后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六宫盛宠:庶女为后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医妃惊世
完本推荐: NBA万界商城全文阅读白姐透一码绝品魔少全文阅读我们是兄弟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穿书女配:季少,请轻撩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永生天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神环啸全文阅读墓地封印全文阅读天师下山全文阅读网游之最强剑士全文阅读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全文阅读重生麻辣小军嫂全文阅读橙红年代全文阅读美女培养师全文阅读我就是财神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疯狂升级系统重生奋斗俏甜妻极拳暴君白姐透一码之超级医圣魔法种族大穿越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我的体内有龙骨我的玉雕不正常颤抖吧,渣爹重回五零当军嫂万古邪帝最佳赘婿崇祯八年我夺舍了魔皇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狂暴武魂系统我的1982炼尽乾坤大明之雄霸海外每秒都在升级权门贵嫁拜师九叔超凡黎明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重生大富翁快穿:男神,有点燃!全球首富剑骨我的亲妈是白富美重生之战神吕布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爱看书屋移动版 - 爱看书屋手机站